其一:跳槽要注意至少在职业适用期以后。也就是说任何职业都有6-8个月不等的职业适应期,不要在职业适应没到的时候就跳槽,因为那样就可能不等到对于现在的职业有起码的了解就跳,容易形成习惯性跳槽,也会使得前面的职业对于后面的职业的帮助很小;  


其二:跳槽可以按照爱好与产生兴趣的模式去寻找,但是如果在这一点不明确的情况下,按照与前一工作关联的原则选择也许更为有帮助,能产生职业的前后累积效应; 


其三:跳槽的主要依据应该是个人的职业倾向与专长,或者是有兴趣发展的领域,而不是其他人的简单诱惑或者建议,尤其不是家人与亲友的所谓机会性建议,通常这类建议不具有提高职业成就感与满意度的效用; 


其四:地域选择上,一般来说三四线城市比较大都市的选择机会明显要少,因此除非情感与特定的机会,一般不建议向下延城市寻找机会;  


其五:在28岁以前跳槽对于职业信用的负面影响力还有限,但在此后应积极地学习职业中的妥协与自我调节,因为此后更为频繁的跳槽会导致人们严重质疑你的职业忠诚度,猎头的不在其列; 


其六:女性在社会实践与职业体验方面尤其要注意尽早进行,因为在25-26岁之后,婚姻的压力与生育的考虑会明显地改变自己的职业在乎度,站在单位的角度,做好三年内职员的沟通稳定工作,再做好婚育期女员工的工作将有助于形成高稳定的女性职员群体。  



跳槽是职业选择中一件正常的事情,我们在职业发展中完全可以把它作为一种机会与选择加以研究,也可以尽量地减少其负面作用。一般来说,适当频率的跳槽是有意义的,但如何能够减少没有目标的盲目跳槽与过度跳槽,在我们早年生活中形成的适当的耐心与工作承受力是有意义的,早期大学时期的实习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早期的社会交往导致的独立社会人脉也很有意义,在已经进入的职业中,超越开始阶段的积极进取的学习模式与拓展性的职业态度也很有意义。  


重要的不是跳不跳槽,而是怎么跳与在啥时候跳,这是一个对于我们的职业发展与职业机会的利用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也在闪聚中特别分享了不关联跳槽、关联性跳槽、不跳式阶段性内部提升与进修型发展、外部猎头式跳槽四种类型,并且以调查数据说明,中间两种的跳槽价值被很多职场人士认定为最高。